返回碧水都旅游攻略网首页
内容详情
【小师妹的秘食笔记】饕餮老广州-广州旅游攻略
【小师妹的秘食笔记】饕餮老广州

前言

喂喂喂,别只顾着收藏,麻烦来几个回复啦!

给《妹纸与远方》做个广告

从今天开始,开一个新帖,写小师妹的秘食笔记,并继续人哥的一贯风格,重文字轻图片。按照惯例,先说几句废话。今天一次性吃了五家,时间比较紧,这几天会慢慢写出来,写字毕竟不如P图那么容易。既然又是一个长篇,那么还是得有个序吧!

【做一名有态度的吃货!】

自从和小师妹在一起后,隔三差五地就会被她扯到大街上去觅食。小师妹对美食没有丝毫的抵抗力,也自然希望藉此觅食之举感化一下人哥,以提升人哥的品味。于是人哥萌发了一个想法,想要为小师妹写一本关于美食的书,好把她那本私藏的秘食笔记发扬光大。可是,这个念头在心里酝酿了很久,却发现似乎无从下手。人哥素以吃货自居,虽说讲究,却也算不得是什么美食大家。 而且吃东西这回事,每个人的品味都不尽相同,实在是很难有个统一的标准。举个例子,在很多人看来普普通通的一碗牛腩河粉,对人哥而言,已经是绝顶的美味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人哥是肉食动物,小师妹是甜品控,在觅食的选择上难免会有一定的倾向。就口味而言,走的也自然是粤菜系的清淡路线。因此,写出来的东西也只能是一家之言,有很大的主观性。但事情本来就是很主观的,人哥以为,做一名有态度的吃货,并没什么不好。

天下美食如此多,那么从何写起呢?人哥明白,凭借自己的那点能耐,想要一网打尽,未免太不现实。那么,也只好退而求其次,求精不求多。看过人哥文字的人自然明了,素以内涵自居的人哥,向来鄙视那种低技术含量的海量贴图的行为。人哥出品的文字,虽然不一定是精品,但必须是呕心沥血,肝肠寸断。反复思量,还是先从广州街头巷尾的老字号开始吧。一来是因为这背后有更多的故事可写,二来价格上往往更平民化,太高档次的地方,人哥实在是消费不起。

今天在地铁上学了个新的英文词汇,老字号原来译作“time honored”,感觉译得很有意思。老字号的招牌,自然都是经受过时间的考验的。常听人们说,现在的许多老字号都是声名在外,一品之下往往觉得名不副实。其实大家不妨再往深处想一层,这些老字号,本来就是靠着街坊生意起家,出品的也自然是大众口味。之所以备受推崇,更多的是因为一种怀旧的情结。其实大家吃的是一种感觉,一种当年的“老味道”。在当下物价飞涨的情况下,如果是你指望着用区区几十元的价格,吃上什么极品佳肴,那么未免是期望值过高了吧?这些街头巷尾的老字号们,赚着那微薄的利润,坚持着几十年如一日的出品,给众吃货们留下一份能够勾起往事的回忆,也实在是对得起天地良心了。

人哥对美食的要求其实不算太高,只要东西好吃就会心情愉悦,并没有说非要东西好吃到什么程度不可。其实大家也不妨宽容一点,作为一名有态度的吃货,常怀一颗感恩的心,幸福会来得更容易一些。

第一部 血洗文明路

昨天夜里跟小师妹说,明天闲着没事,不如去扫街吧。小师妹一听,自然是欢呼雀跃。因为,她总算是有机会带人哥去一试传说中的达扬炖品了。

人哥原以为,但凡老字号,背后总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而实际上,这背后的故事,如果度娘不知道的话,人哥也就束手无策了。关于达扬原味炖品,网上的资料其实也并不多,其牛逼之处,自然是以口味30分的满分高居大众点评广州美食榜的榜首。而小师妹为了让她的闺蜜一尝美味,曾经不惜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专门跑去打包一个椰子竹丝鸡送去广州东站(可惜人哥没这个福分)。尽管小师妹一再强调味道已大不如前,但是实在还是有一试的必要。

老火汤(包括炖汤)是粤菜的一大特色,但实际上技术含量并不高,只要选好材料,配以足够的时间细火慢炖,自然会有好的出品。人哥甚至在还没精通炒菜的时候,就已经煲得一手好汤了。按理说,自家炖的汤,选材用料远不是街边小摊能够相比的,味道也理应更胜一筹。达扬单凭炖品一项,居然能够博得如此高的赞誉,似乎让人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人哥细想了一下,无非两点:其一,用料足;其二,火候够。毕竟如今生活节奏太快,师奶们并非都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炖汤,花十几块钱就能够喝到家里水准的炖汤,那也确实是难能可贵的事情。

提起老字号,似乎总会给人一种“up dup”(粤语,残破,还有点脏脏的)的感觉,达扬也不例外。骑楼里的临街店面并不大,一头摆着几张桌椅,另一头堆着几摞蒸笼,虽然是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但还是人满为患,生意十分的红火。所幸的是,帮衬的客人还是打包的多,人哥和小师妹等了一会,还是等到了空位,赶紧坐下来。

在达扬灭掉两个炖盅之后,人哥和小师妹匆匆赶往百花甜品。百花甜品就开在路口的转角处,正在装修,初一看,人哥还以为走错地方了,好在一抬头瞥见那个“始创于一九八六年”的霸气招牌。大招牌下面就是餐牌,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各式甜品的名称,看得人哥眼花缭乱。百花甜品种类繁多果真名不虚传!

一连两家糖水铺,有无搞错!无奈玫瑰甜品是小师妹点名要吃的地方,人哥自然不敢怠慢。玫瑰甜品就开在百花甜品的旁边,相隔不过二十米。两家店子都是盛名在外,自然也是竞争对手。或多或少是受了那首四十年代红遍大上海的《玫瑰玫瑰我爱你》的影响,光听“玫瑰甜品”这个名字,就很有老字号的感觉。

但是,当人哥站在玫瑰甜品那个亮眼的红色大字招牌下的时候,却丝毫提不起进去的冲动。因为这装修雅致的店面,完全颠覆了人哥对于“老字号”的一贯印象。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是人哥被刚才的两碗炖汤和两碗糖水给撑得实在提不起食欲。一眼望进店里,简直可以用惨淡二字形容,老板娘站在一旁细心地擦拭着桌椅,却连一个顾客都没有。网上似乎也看到过类似的,或许这样精致的装修风格,在街坊们的眼中,远不及百花甜品那般的亲民。相比之下,就开在隔壁的那家老西关濑粉倒是生意兴隆。汤粉来就是人哥的大爱,如果可以选择,人哥也宁愿在旁边的这家老西关,来上一大碗。人哥料想这样冷清的一家店子,不太可能会有好的出品,本来还想说随便拍几个照就了事了,小师妹却一再坚持要进去探个究竟。而事实再一次地证明了小师妹的伟大领导是多么的英明神武。

就在百花甜品的斜对面,还有一家明记甜品。网上看了一下,貌似评价也还算不错,但名气自然是不及百花和玫瑰了。此时人哥已经干掉两盅炖汤四碗糖水,实在是没有再来一碗的勇气了,只好留下一张照片,拖着小师妹的手默默地走掉。明记甜品的出品如何,人哥没试过,自然不好妄加。只是这店面看上去不小,按道理说生意应该不会太差。或许正如小师妹所说,有的人就是懒得过那一条马路。记得上回和小师妹在天河南吃银记拉肠,发现旁边新开了一间华辉拉肠。人哥对此举很不理解,小师妹却悠悠地冒了一句:“估计是它把自己当肯德基了。” 想要在百花和玫瑰的地盘再分一杯羹,那实在是件很有勇气的事情。不知道这明记甜品又把自己当作什么了呢?

PS:后来路过的时候特意在明记试了一下,出品确实比较一般。

——开在百花斜对面的明记甜品

血洗文明路的任务还剩下最后一个——九爷鸡。但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没到饭点,于是人哥带着小师妹先去北京路的联合书店溜达一圈,待晚饭的时间再杀回来。途中路过一家“真系茶餐厅”,这名字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混天河商圈的吃货们自然都听过“吴系茶餐厅”的大名。且不论价格,其出品实在是上乘的!但是与这“真系”的霸气名字相比,“吴系”倒显得山寨了。人哥只是打酱油路过,真系茶餐厅的出品如何,实在是不得而知了。感兴趣的吃货们不妨一试。

确切地说,肥妈牛骨汤不在文明路上,而位于惠福东路。只是人哥和小师妹从联合书店逛出来的时候,时间尚早,便决定顺路去喝一碗牛骨汤。人哥最早听说这肥妈牛骨汤,是在N年前看G4的时候,一篇题为“肥妈牛骨汤重出江湖!”的报道。报道中把这牛骨汤描绘得很是牛逼,说是广州老味道的经典,而且还是经典中的经典!早在两年前,人哥偶然路过此处,就曾经坐下来一试这传说中的美味,只是当时的感觉很是一般。此次既然报着写东西的心态,人哥觉得还是有必要再来一次,或许会有不同的体验。

俗话说无鸡不成宴,广州人对于鸡的喜爱,已经到了极致。关于鸡,实在是有太多可说,甚至专门开一个专题也不为过。广州作为美食之都,各类老字号的名鸡更是是数不胜数。人哥对于鸡的喜好远胜于其它肉类,人哥的妈妈自然也就成为了此中高手,其出品的湛江白斩鸡基本上是亲朋好友聚餐指定项目。白切鸡本身没有味道,所以蘸料非常关键,湛江白斩鸡所搭配的蘸料是生抽拌沙姜,再淋上点熟油。而广式吃法的白切鸡,则以姜葱相拌为主。其实单是那喷香的佐料,已经可以下好几碗饭了。广州人喜欢把豉油鸡称作油鸡,相比之白切鸡,其制作方法就略为讲究。生抽和老抽的比例,烹制的时间,都很考功夫。自有印象以来,人哥吃过的鸡比其它肉类加起来都要多。所以当年猪肉价格上涨的时候,人哥的生活质量丝毫不受影响。

粤菜讲究原汁原味,注重的是食材,鸡是否好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品种。有个北方的大学同学说,他们那边対鸡的认知只限于公母,而作为一个合格的广州本土吃货,最起码也会区分鸡项(未生蛋的小母鸡)、生鸡(小公鸡)、鸡公(老公鸡)、鸡乸(老母鸡)、骟鸡(没有JJ的公鸡)。而说到品种,至少也得数出个清远鸡,湛江鸡,客家土鸡,龙门胡须鸡,海南文昌鸡什么的吧?

人哥妈妈的手艺之所以备受赞誉,很关键的因素是她舍得下血本去弄好的食材,上选自然是自家饲养的走地鸡。而作为街边做街坊生意的外卖档口,不可能选择价格过高的材料,那么比拼的,自然是烹饪的手艺了。

这次扫的,是九爷鸡在文明路上的分店。人哥本不愿意去写那些开了太多分店的地方,一来觉得出品很难保证;二来,觉得随便都能吃到,反倒没有那么矜贵了。但凡美食,非得经历过穿街走巷的一番寻觅,那才别有滋味。虽说是分店,但是单单油鸡饭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已经相当有老广州的味道,且顾不得那么多了,吃再说!

九爷鸡的店面非常小,就在一排骑楼临街铺子的转角处,就连外表看上去都非常山寨,和普通的烧腊快餐店别无二致,一点儿老字号的意思都没有。人哥五点刚过就到了店子,已经有客人排队帮衬了,而且打包的居多。人哥和小师妹一起点了半只招牌的油鸡,外加两块鸡肝和两盒饭。找钱的时候,老板娘因为没散钱,还少收了5毛。5毛啊!赤果果的人情味啊有木有!人哥又可以少搬几块砖了。

第二部 扫荡上下九

什么叫大牌?人哥以为,所谓大牌,并非挂着让人喷血的价格,令众屌丝们望而却步。也不是仗着自己的名气,让装逼范们为了面子而不得不忍痛掏钱买单。真正的大牌,能够凭借着五块钱一碟的肠粉,就让你心甘情愿地排着长龙苦苦等候。能够出得起钱的人不少,但是出得起时间的人却难得。

人哥带着小师妹在多宝路上寻寻觅觅,却一直看不到新联肠粉的招牌。但是,门口排着长队的人龙似乎却又在告诉你,没错,就是这个地方。待走近了抬头一看,原来那招牌正被厚厚的遮雨棚挡住,白底红漆的大字脏脏的,就差挂上几条蜘蛛网了。但老板似乎对此事毫不关心,反正食客们总算爆满,这招牌不招牌的也无所谓了。是的,新联肠粉就是这么一家大牌,一家低调到令人发指的大牌。

多年前,蔡澜走访广州,探寻云吞面的发源地,却发出了一句“我们还是回去吃吧”的感慨。如此评价,似乎昭告着广州传统美食的日渐式微。一石惊起千层浪,吴财记拍案而起,誓要“做一碗正宗的广州云吞,要为广州传统美食挽回一些颜面!”随着羊城晚报的一篇专题报导,吴财记面家一炮而红,名声大振,自此采访不断。随着人们逐渐回归对传统的重视,一些老字号逐渐浮出水面,在各大媒体频频曝光。是商机亦或是炒作,暂且不去理会,既然号称是广州最正宗的云吞面,人哥没有不来一试的道理。

吴财记位于大同路的一个小巷子里,巷口没有任何明显的标志,人哥一不小心就走过头了。但一拐进巷子,硕大的招牌就立刻映入眼帘。不知是因为媒体的推波助澜,还是老板的匠心独运,小小的面店居然还搞起了文化包装。先是老店的一面墙上,大肆张贴着各大媒体的报道图片。而在老店的对面又租下了一个铺子,装修得古香古气。一口古井,用铁栏围起,名曰“百年西关古井”,墙上也挂了些旧时候的工具,还添置了一座石磨,看起来倒还真有那么点怀旧的味道。若说是为了保留传统文化而做的宣传,实在是无可厚非。但是在人哥眼里,此番举动,还是略显得做作了一些。相比之下,人哥更喜爱玫瑰甜品的淡雅或是新联肠粉的低调。

广州有句老话,说“东山少爷,西关小姐”。东山是政治中心,权贵显赫;而西关则是经济中心,商贸云集。西关自古以来便是广州的商业重地,清朝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十三行便设于此地。发达的商业自然而然催生了兴旺的饮食业,也为西关留下了数不胜数的老字号食店。

人哥和小师妹走在街上,不时地被路边的各式招牌所吸引。那些红红绿绿的大字,纷纷标榜着自己的传统正宗以及历史悠久。似乎随便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都有着至少几十年的历史,让人哥总是按捺不住想要进去一探的欲望。看到如此琳琅满目的美食却未能一一品尝,实在是一大遗憾。虽然人哥明白,老字号和好吃并不一定划等号。其实,单是一家店子,想要完完全全尝出它的味道,已经很不容易了。

人哥以吃货自居,但并非以品味见长。既然写的是小师妹的秘食笔记,那么每次觅食的对象自然是小师妹精挑细选过的。小师妹的品味是极好的,与其三心两意,倒不如专心一点,先把觅食清单上的东西吃了再说吧。

陈添记位于宝华路顺记冰室(下一章才会介绍到)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一拐进小巷就能够看到巨大的爽鱼皮和艇仔粥的招牌,但请注意,这并不是陈添记,而是乐叔他家的档口。至于乐叔食品是否山寨,人哥没有试过,实在不好评价。但的确有不少人误以为这里就是陈添记,见到生意也还算火爆,连招牌都没看清楚就立马就坐下了。如果你确定你只想吃陈添记的鱼皮,那么请一直往前走,里面那家才是。

不知道大家是否都曾有过这样的童年回忆:在某个夏日的夜晚,揣着兜里的几块零钱,和小伙伴们溜进街头的冰室里,点上一个雪球或者是一杯冰水,在那嗡嗡作响的吊扇底下坐上一个晚上。待到要回家的点数,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但嘴里头满是甜甜的回味。人哥小时候家境一般,去冰室的机会并不算太多,但对这样的场景仍然是印象深刻。小时候去的那家冰室叫做“蝴蝶冰室”,早在多年前就结业了。

随着西方文化的入侵,西式的餐饮对传统饮食的冲击也在日益增大,甚至改变了许多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人哥是从小吃着五羊长大的,自蛋奶批消失以后,便也转投雀巢或是和路雪了。如今,哈根达斯或是DQ一类的西式雪糕连锁已经开满了各大商场,而传统的冰室却日渐没落。当年名震广州的四大冰室,到现在仅剩顺记一家。位于宝华路上的顺记冰室,人哥去西藏之前,曾和小师妹来过一次。不同的是,上次是夏天,这次是冬天。更不同的是,上次是小师妹,这次是女朋友。

但凡有一定年纪的广州人,纵使没有吃过,也肯定听说过“清平鸡”的大名。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清平饭店出品的“清平鸡”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清平鸡”这三个字甚至一度成为了正宗白切鸡的代名词。若说它是行业标杆,一点都不夸张。据说生意最好的时候,清平饭店曾经创下一天卖出九千多只“清平鸡”的记录。由于经营不善,清平饭店于2002年结业,但“清平鸡”并未就此消失。广州的大小食肆,冒出了无数的新版“清平鸡”,或以传人或以秘方而自居正宗。

位于宝华路的文记一心鸡也正是这么一家以“清平鸡”传人自居的饭店。严格来说,仅有十余年历史的文记一心鸡算不得是老字号。但这家由当年清平饭店的下岗职工自发创建的小店,已经是小有名气,而掌勺的大厨据说是“清平鸡”创始人王源师傅的徒弟。虽然坊间传闻友联菜馆出品的“清平鸡”才是正宗,但人哥查了一下大众点评,按口味排行还在这文记一心鸡之下。身旁的小师妹给出一个很大胆的解释:“这说明正宗的清平鸡不好吃!”有道理,正宗不正宗并不是人哥所要关心的东西,对于一个吃货而言,好吃才是王道!当然,友联菜馆的“正宗清平鸡”品质到底如何,自然不能道听途说。暂且收入觅食清单,待下回一试,便有分晓。

第三部 探秘陈家祠

此次行动,代号探秘陈家祠。其实陈家祠只是地铁站,而实际的觅食地点离地铁口还挺远,而且大多藏在深巷当中,说是探密并不为过。沙湾甜品食馆本不在今天的觅食计划当中,无奈传说中的美味羊杂汤要等到下午两点才开档,人哥和小师妹四处溜达,才发现了这么一家店子。店子位于西华路第一津街,看着招牌旁边标着的“分馆”,以及冷清的店面,人哥已经提不起兴趣了。但小师妹是甜品控,而且还要等上一个多小时才到两点,实在没地方可去,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故事。小师妹的决定,总是正确的。

关于合兴小食店的濑粉皇到底应该怎么写,人哥想了好久,都感觉无从下笔。想要写出有感觉的食评,首先得要投入感情,但说实话人哥对濑粉这种东西并不算是十分喜爱。但既然吃了,还是写写吧。其实不喜欢也是一种态度,并不是觅食清单上的所有店子都非得交口称赞不可。

由于制作的工艺比较复杂,所以现在街头许多小食店都拿桂林米粉冒充濑粉,而实际上两者相差甚远。正宗的濑粉,要粗些短些,而且也更为粘一些,不似桂林米粉那么爽滑。甚至不同地方的濑粉,做法和口味也大不相同。其实正宗的濑粉人哥也没吃过几次,而据说合兴小食店做的是最正宗的传统广式濑粉,在广州的濑粉界也算是大有名气。既然来到附近觅食,那不妨一试,或许能够改变人哥对濑粉的看法?

合兴小食店位于西华路第一津街,位置同样是偏得可以,店面同样是简陋得可以,但人气却依然很旺。虽说看不到排队的长龙,但是门口却有不少忠实“粉丝”端着碗坐在路边的小圆凳子上吃粉,连桌子都没有。

武侠小说中的绝世高手,往往隐于市井,无名无姓,不轻易出手,而又一招致命。牛羊杂汤似乎正符合这样的一个定义。牛羊杂汤隐没在一条极度偏僻的小巷当中,就算是开着谷歌地图,人哥还是险些错过。小店没有招牌,即便是问起临近的街坊,他们也只知道这么一家小店,而对名字都讳莫若深。店子要下午两点钟才开门,而且似乎收市也很早,想要一尝美味,还必须挑对了时间。说起品种那更是单一:羊杂汤,牛三星,萝卜牛杂,仅此三项。但凡高手,似乎也不需要太繁杂的招式。

这是今天的第二家沙湾甜品了,因为这是小师妹觅食清单上的重要目标,所以在先前的那家店子没有点姜埋奶,而把机会留在了这家。沙湾的奶制甜品在广州享有盛誉,据说采用的都是水牛奶,品质要比一般的牛奶好。其实沙湾古镇在番禺,虽说番禺现在也属广州了,可是在老西关吃沙湾甜品,就和跑北京去吃桂林米粉一样让人觉得别扭。然而,对于一个吃货来说,取什么名字实在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写了那么多篇秘食笔记,也逐渐引起了一点点关注。有些朋友或许会有疑问,人哥你吃了那么多家,真的每一家都那么好吃么?不会是骗人的吧?其实仔细想想并不难理解。既然是有目的的觅食,那必然挑好吃的吃,所以写出来的自然而然都是好吃的。当然,还是那句老话,吃东西这回事,每个人的品味都不尽相同。你可以说人哥没有品味,但是节操总是有的。东西不好吃的话没必要忽悠大家,反正店家又不给广告费,人哥总得给自己攒点人品不是?

在广州要是说到吃粥,似乎不能不提伍湛记。且不说它家的出品如何,反正名气是挺大的,毕竟四十多年历史的“三元及第粥”承载了太多人的回忆。然而伍湛记在小师妹的秘食笔记中却排不上号,原因很简单:不好吃!毛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既然秘食笔记由人哥来执笔,那么这伍湛记的粥到底怎么个不好吃法,还得试过才知道。

小师妹很早就吵着说要带人哥去吃富临食府, 觅食期间数次路过北京路却始终未能成行,因为小师妹说就两个人没法吃。若问何故?答曰:它家肉多,人少了吃不完。且不说富临的出品如何,单单是肉多这一点,对于肉食动物人格来说,已经是致命的吸引力了。好不容易约上小师妹的闺蜜及男友,凑齐四个人,这才终于浩浩荡荡地杀向富临。

富临食府位于惠福东路,环境简陋,实在很难想象会有这么火爆的生意。人哥一行六点半到的富临,门口已经站满了等位的吃货们。小师妹毕竟是经验老道,提前三天就打电话预订好了位置。不然的话,大家看图自己想象吧。

第四部 寻味同福东

说起广州的美食,那么不得不提莹峰美食店。而说起莹峰美食店,那么不得不提它家的大肠。它家的大肠好吃,人哥相信不会有任何人有异议。或许唯一有争议的只是它家的大肠好吃到什么地步,在广州排第一或是排第二。是的,它家的大肠绝对是超一流的,人哥没有跟你开玩笑。莹峰美食位于东晓南路(和本次觅食主战场同福东有一段距离),坐地铁从晓港站出来还得走上十几分钟,而且周边没有什么很好的觅食点,但是单单为了它家的大肠,专门跑一趟也并不为过。

有无搞错,又系甜品!没办法,谁叫我家小师妹爱吃呢。在广州的甜品界,要论名气,芬芳可是和百花玫瑰齐名的。始创于一九八二年,历史也算得上悠久了。能够开几十年的店子,应该有它的过人之处,据说它家的糖不甩在别的地方已经很难吃到了。

今天来给大家写点好吃的东西吧。安乐炖品店,同样是位于同福路,就开在芬芳的斜对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哥到的点数不对,店里头居然一个客人也没有。老板娘神态慵懒地闲坐在那里,也没有半点着急的意思。这地方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个觅食的地儿。人哥抬头,头顶的红字招牌分明写着安乐炖品四个大字,但颜色已经几乎褪尽。墙上斜挂着的一张大餐牌估计至少也得有个十年的历史了。也不知道是为了省事还是省钱,餐牌上面打满了大大小小的补丁,极度的不和谐。唯有那个破败的贴着白色瓷砖的灶台上垒着的几落不锈钢蒸笼稍微显得光鲜一点点。若是按照常理去推断,老板跟本就没有在用心经营这家店子。连装修都如此不讲究,又如何能够勾起客人的食欲?然而事实证明,经验往往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东西。若被老板看到人哥以上的点评,估计会竖起中指,很不屑地来一句:“I don’t give a shit!”既然是来吃东西的,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啥?

开始之前,让人哥先来怀旧一下吧。人哥曾经说过大爱河粉,这是有原因的。如果说北方的同学大多是吃着豆浆油条包子长大的,那么土生土长的广州人,早餐必定离不开粥粉面。牛腩粉,甚至可以说占据了人哥小学时候关于吃的大部分回忆。人哥小时候住在长洲岛,每天早上都会和楼上的一个小朋友一同坐他爹的摩托车上学。路过蝴蝶岗的那家小食店,总会停下来点上三碗牛腩粉,大家坐定吃完,这才又坐上小摩托,嘟嘟嘟地开去学校。每天早上,我们都能够在小食店见到同班的小同学,其中一个小胖子,每天的早餐也是牛腩粉,但是是一个人吃两碗。人哥幼小的心灵第一次对吃货有了个模糊的概念。

好久没有更新秘食笔记了。一来是开始上班了,不像之前那样游手好闲可以到处去觅食;二来最近也实在是没有吃到什么值得一写的地方;再加上人懒,更新的事情也就这么一拖再拖。幸亏小师妹的闺蜜骆小鱼同学及时推荐了涛哥生蚝,不然再这么下去,人哥这本秘食笔记所剩无几的粉丝们都要破口大骂太监了!

涛哥生蚝,从严格意义上说并不算老字号。然而值得人哥一个星期内连跑两次的地方,必然有其过人之处。这家店子具体叫什么名字估计无人知晓,或许根本就没有名字,只因为老板叫涛哥,只因为他家最出名的是生蚝,涛哥生蚝的名字也就这么传开了。店子开在新滘南路一家修车店的楼上,没有招牌没有门面,只有一条狭窄的小楼梯通往二楼。如果没有熟人带路,实在是很难找得到。

领证之后便已很少在黄埔的家过夜,但每次有机会回来,总会想办法去炮兵山吃一顿拉肠。不久前又回去了一趟,才突然想起一直欠着它一篇文字。这篇文字是早就计划好要写的,但总觉得时机未到,迟迟没有动笔,没想到居然拖了这么久。《小师妹的秘食笔记》至今已断更两年有多了。

这两年多来,人哥追随小师妹觅食的脚步未曾停下,只是一直憋不出字来。虽然绝大多数时候,两个人都只是一次次地奔向元気,毫无追求地点上一堆小师妹最爱的三文鱼腩狼吞虎咽,但也还是尝过一些不错的出品。出血吃了一顿小山,绝对的惊艳,只是过高的逼格让见(nang)识(zhong)浅(xiu)薄(se)的人哥感到有些难以驾驭,不太想写。带着好几拨人去了鼎泰丰,大力推荐当年大老板爱不释口的牛肉汤,可一到动笔却又觉得对着这种名气过大的店子实在无话可说。其它种种,都各自因为些莫名其妙的原因未能成文。或许对于人哥这种自掏腰包的不知名美食家而言,还是写些寻常市井的东西要来得自在一些。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些别的原因——懒。最近心境较佳,终于决定再次提笔写点东西,便从这篇开始吧。

炮兵山的这家肠粉店,从初一算起,人哥已经帮衬了将近20年,而要算起它真正的历史,估计还要早上个十几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头,人哥甚至不知道这家小店有名字。大家只管叫它“炮兵山的肠粉店”,只要说是去炮兵山吃拉肠,老黄埔都知道是哪里。反正长长的一条街上,除了两侧的围墙,就只有这么突兀的两间并排的小平房,一间煮早餐,一间吃早餐。围墙后面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摆着十来张小方桌。这样一幅场景竟是十几年没有变过,除了院子的上空从无到有,加了挡雨的帆布顶棚。后来的某天,小店突然粉刷了一下墙壁,挂了个“新记食店”的牌子,才终于知道原来它还有这么个名字。但大家似乎都没怎么在意,仍然只说去炮兵山吃拉肠。

去炮兵山吃拉肠的,除了家住附近的街坊,也不乏人哥这种坐几个站公交或者地铁特意赶来的,大老远开着小车过来的更是大有人在。小店门口的街道两旁每天早上都停满了各色豪车,和那破败的店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吃客们都早已见怪不怪。以至于后来停车要收费了,管理员还得专门为它家设立一个“吃拉肠”的优惠价格。最为夸张的是人哥读大学的那段时间,因为修地铁的缘故,门口的这条长街被封了将近两年,可是小店照开不误。老顾客们仍然沿着狭窄的人行通道鱼贯而至,风雨无阻。开车的人则得绕个大湾,把车子停到长街的另一头,然后再步行过来。只要每天早上能吃上炮兵山的拉肠,麻烦一些似乎也没什么所谓。

说吃是拉肠,其实可选的还有生滚粥和猪红汤,但品种不多,而且只卖早餐。点餐的方式倒也原始,坐下之后跟旁边的伙计报上你要的粥和肠粉,稍稍等待就好。人哥一直惊叹于老伙计们彪悍的记忆力,他们从不用纸笔记录,很多时候是四五个顾客同时下单,却也很少出错。若是极熟的老顾客,还有特别的待遇,只需一句“照旧”,伙计们便已心领神会。

“一猪一牛打孖,皮蛋廋肉粥,长台”,“两碟牛西加码,猪红粥,单车”。简短的几声吆喝便把订单传到了厨房。这短短的一句话除了说明订单的种类数量、顾客的特殊需求之外,还把顾客的坐标也顺带说明白了。门口经常停着辆破单车的那张方桌便是“单车”,小院里头几张桌子拼在一起的便是“长台”,而靠近角落水龙头的那张便是“水喉”。店里的桌子没有编号,却根据其所在的位置安好了各自的名称。早餐品种不多,所以顾客们订单的内容大多一样,便是靠着这小小的坐标分个先来后到。

虽说只是在这单调的几样当中来回切换,却也总让人百尝不厌。人哥读初中的时候,每天的早餐都在这里解决。那时手头的零花钱不多,每天所要纠结的便是吃1块钱的斋肠加2块钱的小份猪肝瘦肉粥还是说吃2块钱的牛肉肠加1块钱的猪红粥。若是周末的时候能够拉上父母来吃,便能点上两碟肉肠,一碗大份的猪肝瘦肉粥加蛋,再加上一碗猪红汤。最厉害的一次应该是一口气点了五碟拉肠,吃完之后竟仍有些意犹未尽。高中和大学离开黄埔读书,基本上还是保持着平均每两周去一次的频率,只是不用再在肠粉和粥之间纠结半天了。工作以后,有时候一两个月才能吃上一次,自己有了收入自然不用再去计较价格了,但再也没有小时候连吃五碟肠粉的豪情壮志了。

如今再去炮兵山吃拉肠,除了填肚子和解馋之外,更多了一层特殊的意味。正如人们常常说的,怀念小时候的味道。说是怀念或许并不恰当,毕竟只有失去了才能够去怀念,可那种情绪确实和怀念有关。仔细思量一番,终于找到了原因所在。人哥怀念的不是味道,而是与之相伴的回忆。这世界总是变得太快,让人措手不及。眼看着身边的事物由熟悉到陌生,许多回忆也渐渐被匆匆流逝的时光冲淡了痕迹。我们苦苦寻觅着回忆的载体,奢望着能够与时间抗衡,譬如一张泛黄的照片,或是一段生涩的文字,而这二十年不变的味道或许也是其一。也许我们自己并未察觉,但那些回忆早已悄悄融入到了这熟悉的味道之中,日积月累,化作一股幸福的情绪。每当你细细品味,一幕幕生动的场景便又重新浮现于脑海之中。是某个清晨的大雨倾盆,是某个周末的春光明媚,亦或是奔赴考场前的意气风发。所以对人哥而言,来这里所吃的并不是拉肠,而是情怀。

若是哪天你也慕名而来,看见小院的角落坐着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对着一碟拉肠低头沉思,请千万不要上前打扰。他一定是想起了那天夕阳下的奔跑,以及逝去的青春。

夜。

细雨。

风微冷。

我独自走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

街对面的奶茶店亮着刺眼的白灯,突兀得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这条街我走过多次,印象中不曾有这么一家店子。

地道手工拉茶,这个不像招牌的招牌便是这家奶茶店的招牌。

店里头站着三个人,和空无一人的长街相比,显得有点落寞。

最左边是一个高个子,莫西干头,透露着一股浓浓的古惑仔气息。

最右边的一位是个中等身材,系着围裙,带着一顶黄色帽子。

中间的是个矮个子,隔太远了,看不清楚。

真是奇怪的组合。

雨势渐猛,对面的灯光透露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暧昧。

喝杯奶茶吧。我撑开伞,迈开步子向街对面走去。

“请问招牌是什么?”

“冠军奶茶。”回答我的是中间的那个矮个子,面带微笑。

“来一杯。”我看了一眼价目表,20块,比其它几款奶茶要贵两块钱。

三个人开始默契地忙碌起来。

最右边的那位黄帽子默默地接过我递过去的20元。

最左边的那位莫西干头开始制作奶茶。

中间的那位…

哦,他什么都不用做,继续面带微笑地看着我。

那眼神,像是看着一头嗷嗷待宰的羔羊。

我被看得有点虚,心虚。

我尴尬地扭过头去,打量着店内的陈设。

左边的柜台上摆着两个精致的奖杯,分别写着“冠军”的字样。

右边的X展架上印着一个人像,还有大写的“金茶王”。

我天生脸盲,仔细辨认了一番,

终于发现上面那人貌似就是最左边的那个莫西干头,只是换了个发型。

我才留意到他胸前挂着一面奖牌,在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辉。

原来真的是冠军,失敬失敬。

奶茶的制作已经进入了关键阶段。

那莫西干头右手高高举起茶壶,冲入左手的网兜之中,

激流透过网兜,温顺地汇入下面的茶杯,升一片蒸腾的雾气。

他的面孔藏进了这雾气之中,变得朦胧起来,平添了几分神秘感。

不一会儿,一杯奶茶摆在了我的面前,只有大卡司一半的分量。

“请问是否要加糖”说话的还是中间的矮个子。

“不用。”

“很好。”对方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至始至终,他身旁的两个人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甚至已经完全记不清他们的长相,

唯一留下印象的便只有那个矮个子诡异的笑容。

这似乎并不重要。

我接过杯子,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

傻逼了!

也许还带着那么几秒钟的断片。

当狂暴肆虐过后,

只剩下一股温润的暖流在心口缓缓流淌,

那是一种久违的叫做幸福的感觉。

我的眼角有湿润。

绵滑?醇厚?浓郁?

我有限的词汇不知如何形容才好。

我想说,这是一杯好茶!

夜。

细雨。

风微冷。

我独自走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

再喝杯奶茶吧。

我低下头,看着手中空空的纸杯,转过身去。

(1)

上一篇:广州 探索钢筋水泥下,不一样的花城-广州旅游攻略
下一篇:广州|上帝视角下的新城与旧村(多图流)-广州旅游攻略
碧水都旅游攻略网